據英國媒體報道,當地時間13日,蘇格蘭獨立公投贊成和反對兩個陣營,都各自在投票前最後一個周六舉辦了大型街頭宣傳活動爭取支持。報道稱,贊成蘇格蘭獨立的陣營稱,他們舉辦的活動創下了蘇格蘭“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單日政治活動”的紀錄。他們說,一共有35000志願者向街頭民眾散髮了250萬份宣傳小冊子,號召選民投下贊成票。反對蘇格蘭獨立的陣則稱,他們在街頭設立了上千個宣傳攤位,爭取到數百名志願者參加他們的宣傳工作。支持和反對蘇格蘭獨立的兩個陣營都宣稱,自己獲得更多的支持。但是民調顯示,將於本月18日舉行的公投的結果將會非常接近。
  中新網9月15日電 據美國《紐約時報》日前發表專欄作者羅傑·科恩的文章稱,蘇格蘭對脫離英國有顧慮沒眷戀。
  在蘇格蘭,400多萬選民將在下周投票決定,是否要選擇獨立,把大不列顛(Great Britain)扔進歷史的垃圾堆。
  這個消息會成為Twitter上的熱議話題。蘇格蘭和英格蘭於1707年結盟,形成大不列顛,自那之後,這個聯盟發展得相當不錯。
  英國首相戴維·卡梅倫(David Cameron)當然是保守黨成員。問題部分上就在於此。對於蘇格蘭人而言,他是“角色分派中心”指派的人,是飯來張口的“富家公子哥兒”,連一袋麵包多少錢都不知道。他象徵的是散髮著銅臭味兒的、和英國其他地區已經疏遠的倫敦。
  蘇格蘭想要走另一種道路。它自認為是一個正在形成中的、斯堪的納維亞式社會民主堡壘:一個擁有威士忌的挪威。至少在亞歷克斯·薩爾蒙德(Alex Salmond)的願景中是如此;他是蘇格蘭民族黨(Scottish National Party)黨魁,頗具領袖風範。至於蘇格蘭獨立後,是否將有資金來提供完善的福利保障,那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。薩爾蒙德眼下對這個問題避而不談。一團迷霧籠罩著蘇格蘭獨立後如何自力更生的問題。在群情激蕩的這最後數天中,薩爾蒙德創造了一個新的流行語:“蘇格蘭隊對陣威斯敏斯特隊。”
  不得不說,隨著9月18日的投票日臨近,“威斯敏斯特隊”令人信服地擺出了一副驚慌失措的姿態。幾項民意調查顯示,公投結果是去是留,相差只在一線之間。卡梅倫曾自信滿滿,覺得可以輕而易舉地得到“留下”的結果,但現在這種自信已經蕩然無存。目前,英鎊正在走低。
  蘇格蘭國旗聖安德魯十字旗(Saltire),突然懸掛在了唐寧街10號首相官邸。卡梅倫急赴蘇格蘭,聲明這無關“該死的保守黨”,而關乎於對一個國家的愛,倘若這個國家離去,他將會“心碎”。反對黨工黨的領袖埃德·米利班德(Ed Miliband)也發現了自己內心對蘇格蘭的愛。他衝到那裡,進行了慷慨激昂的呼籲。卡梅倫聯合政府中的自由民主黨伙伴尼克·克萊格(Nick Clegg)也說了些什麼;只不過沒人記得住。英國前首相、蘇格蘭人戈登·布朗(Gordon Brown)被推了出來,說如果蘇格蘭留在不列顛,將從9月19日起啟動最高程度的權力下放過程。
  所有這一切,都在蘇格蘭的奧奇特木提和其他地方成了笑料。“保守黨人只有打松雞時才來蘇格蘭,不是嗎?”約翰·萊瑟姆(John Latham)語帶尖刻地做出了這個判定,當時他正在奧奇特木提的塞克酒館(Cycle Tavern)喝啤酒。奧奇特木提的意思是野豬嶺,當地人說,南方人說這個詞時,會把扁平喉音“奇”發成“科”的音,而且無法發出“濃厚的泡泡音”。
  不止如此,萊瑟姆對英國保守黨人的那種不屑態度,在蘇格蘭極為普遍;“如果我們自己單干會失敗,他們為什麼這麼擔心?”斯蒂芬妮·墨菲(Stephanie Murphy)一邊說,一邊又倒了一杯啤酒。“對啊,”萊瑟姆說,“如果他們這麼想要我們留下,那麼我們也許應該離開。”威斯敏斯特突然表現出來的慌亂輓留之意來得太少、太遲了。
  然而,離開也存在風險。“我有退休金,我不想失去它,”安德魯·杜瓦(Andrew Dewar)說。“這裡有些選民不過16歲,第一次參加投票,他們看了《勇敢的心》(Braveheart),以為我們會安然無恙。薩爾蒙德說,我們會像挪威那樣。好吧,在挪威,啤酒賣到9英鎊(約合人民幣90元)一杯——所以我希望我們不要像挪威!”黛比·馬頓(Debbie Marton)建議,“也許我們可以試一段時間!”那不可能:這個決定將具有約束力。
  有些蘇格蘭人並沒有忘記,1707年之所以和英格蘭結盟,部分上是因為他們破產了,當時蘇格蘭參與了一個膽大妄為的計劃,現在被稱為“達瑞恩災難”(Darien Disaster),涉及巴拿馬一個瘧疾肆虐的沼澤。
  蘇格蘭人將資金投入達瑞恩公司(Darien Company),以為巴拿馬的那塊偏遠之地可以讓該國成為一個全球貿易巨頭。結果,很多人很快死在了那裡——這個項目也迅速流產。
  在聖安德魯斯、奧奇特木提和愛丁堡,羅傑·科恩隨意對選民進行了一些調查,發現很多人仍然猶豫不決:他們在感情上說“離開”,理智卻說“留下”,這令他們拿不定主意。他們很樂意“和英格蘭分手”,但又擔心這會給養老金、國家醫療服務體系(National Health Service)、就業、貨幣,以及歐盟會員資格帶來影響。萊瑟姆是一名葡萄酒推銷員,他自己也在猶豫,但他說,“生活中有一些小小的機會,可能是你必須抓牢的,這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  事實是,對於這種種問題,沒有人知道答案,因為沒人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。卡梅倫和薩爾蒙德行事都不考慮後果。現在,可能出現的大不列顛的消亡具有了一種近乎超現實的色彩。
  羅傑·科恩覺得這主要是卡梅倫的錯。他發表自欺欺人的言論,說英國可能會退出歐盟,他也不能設身處地為普通人著想,而且他在大事小情上像營銷業者一樣巧舌如簧、喋喋不休,這種種表現,都帶著一種英格蘭式小家子氣的沾沾自喜——所以蘇格蘭人完全有權力,讓英格蘭縮小到與它經常表現出來的那種小家子氣一致的水平上。這個聯盟有過光輝的歷史。它的終結會令人傷感。但蘇格蘭已是萬事俱備。曾經讓這個聯盟引人註目的理智和寬容,最終會在新邊界的兩邊發揮主導作用。  (原標題:美媒:蘇格蘭對脫離英有顧慮沒眷戀 去留一線間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潢公司

ac00acxk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